今天是2020年10月23日 Friday

社内要闻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内要闻 >

深圳作家吴亚丁作品研讨会举行

发布时间:2020-09-22 15:55:00

\

吴亚丁作品研讨会现场

深圳何以“文学”?今年是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40年来,深圳文坛涌现出一批与城市共成长的参与者、思考者和写作者,吴亚丁便是其中一位不可忽视的作家,其经历和作品为世人观察深圳、理解深圳提供了一个生动而鲜活的样本。

9月19日上午,由深圳市文联主办,深圳市作协、罗湖区作协承办的吴亚丁作品研讨会在深圳市文联9楼会议室举行,这是2020年第七届深圳文学季的首场活动。研讨会由深圳市文联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张忠亮主持。来自北京、广州、潮州和深圳的评论家和作家,围绕深圳作家吴亚丁的作品进行了深入研讨,评析其文学作品的思想内容与艺术特色。

小说大部分取材于深圳故事

自1994年底来到深圳,迄今已有26年,深圳早已被吴亚丁视为第二故乡。吴亚丁将自己对深圳的观察、理解与情感恣意流淌于笔端,小说大部分取材于深圳故事,从首部长篇小说《谁在黑夜敲打你的窗》,到《出租之城》,再到短篇小说集《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及至到了戏剧《剩女记》,他坚持用文学来表达对深圳这座城市的关注,成为众所周知的“以写深圳为己任的作家”。而他也毫不避讳地承认,自己的小说创作是主旋律写作,志在为深圳这座伟大的城市树碑立传。

深圳市文联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张忠亮介绍,吴亚丁在深圳生活和工作已有颇长的时间,他以他独特的人生积淀和感悟书写了这座城市的变化,他书中有一句话“关注一座城市的脉搏,聆听一座城市的呼喊,观察一座城市的表情,描绘一座城市的身姿,眺望一座城市的天际线”,恰恰能反映他的写作理念。张忠亮表示,此次举办研讨会,是对吴亚丁个人多年来在深圳的创作展开一个梳理、总结和提升,同时也是对深圳文学的一次解剖与再发掘。

“吴亚丁跟深圳这座城市一同成长,他的作品里头实际上是刻上了属于这座城市的印记。”深圳市作协主席李兰妮认为,吴亚丁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来到深圳后,跟这座城市有着血肉相连的真情。“这几十年来他肯定曾经经历过巨大的痛苦,可能有挣扎有绝望,他不仅从这种困境中走出来,而且还能够几十年来在经济特区坚持文学创作,这种坚持是需要巨大的勇气和无法更改的心灵热爱的。”李兰妮还对吴亚丁这些年来担任罗湖区作协主席时所做的工作给予肯定,称赞他既为罗湖区举办各种各样的文学活动,又积极培养深圳的文学队伍,发掘扶持新人。她祝福吴亚丁在未来创作出更好的作品,并寄望通过这样一场场丰富多彩的活动,将深圳的作家和作品推介到全国更高、更令人瞩目的平台上。

呈现中产者的精神困惑

当天活动上,与会评论家、作家分别从不同的角度解析吴亚丁的作品。“读了吴亚丁的作品后,我对深圳文学有了新的认识。”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贺绍俊认为,吴亚丁的小说很难归类到打工文学、底层文学、移民文学、改革文学等大概念之中。他的小说呈现了事物的多样性和复杂性,具备鲜明的深圳品质,现代感很强。他的作品呈现了中产者的精神困惑。“在城市的快速发展中,尽管物质丰富了,现代化程度高了,但一个城市的精神建设和文化语境的提升却大大滞后了,那些有着精神理想的中产者们就会感觉到在现实中难以找到精神的寄托,这是吴亚丁小说一个重要的表现内容。”

例如,《出租之城》中的空难幸存者具有象征意义,物质发达改变了我们的价值观,也是一场灾难。唐爱国等人之所以没被物质吞没,因为有自己的精神追求。《谁在黑夜敲打你的窗》,表面上写爱情,其实还是表达精神困惑,建构了一个现代都市里童话般的爱情世界。在贺绍俊看来,吴亚丁是一位理想主义写作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认为,吴亚丁的四本书,是跟深圳一起成长起来的作品。在《出租之城》中,叶婵作为一名深圳普通工作者,是一个有代表性的人物。创业跟感情融汇在一起,包含着深圳的奋斗精神。《谁在黑夜敲打你的窗》,表现了一种复杂的暧昧的情感,这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时代情绪。白烨也指出,吴亚丁跟这个城市一同成长,跟这个城市有感情,从他的写作就能感受到他带入了自己的情感和经历,带入了自己的体验,这样的作品就比较有温度,不像一个外来的人纯粹虚构。他希望吴亚丁珍惜自己的深圳经验,朝着更高的文学期待继续写作。

中国作协创研部理论处处长岳雯深有感触地说,阅读吴亚丁的小说,跟随他逡巡于城市的西餐厅、酒吧,或者兴之所至驾车去郊野,去海边度假,目睹各式各样的人造空间与奇观。从这个意义上说,吴亚丁是城市精神的赞颂者。与此同时,吴亚丁也强烈地觉察到了,对于物质的毫无抵抗的崇拜,对于成功的单一定义,对于金钱的迷恋,某种程度上造成了城市精神的单一维度与损耗。对此,他痛心疾首,以至于不得不跳出来喋喋不休予以批判。

独特城市经验召唤新的深圳城市诗学

与其他人一样,青年评论家、广东省作协主席团成员王威廉也从吴亚丁的作品中读到一股非常浓烈的深圳气息,这引起了他的思考:何为小说的丰富性?小说如何呈现丰富性和复杂性?王威廉介绍,丰富的概念可能不是数量的概念,罗列叠加各种东西,丰富实际上是通过一种艺术手段实现的,而吴亚丁小说的丰富性则是通过戏剧性来实现的。“我后来也看过他其他的作品,发现他对话剧有无限的热爱,明白了他对戏剧性的理解是比较到位的,所以在他的小说当中我们能够经常看到一些被反驳的情况出现,正是这种被反驳的关系让我们看到了一种复杂性的出现,这种复杂性就是一种丰富性。”王威廉说,例如吴亚丁特别喜欢写情爱的题材,初看上去是欲望,但最后这个欲望是没有实现的,经常处在情感的困顿当中,而在情感困顿当中又有欲望,小说的动力十足,驱动着我们往前看,这就把小说的空间也打开了。

王威廉说,吴亚丁的《出租之城》应该是他写深圳的一部代表性作品,它准确定义了深圳这座城市,呈现了城市与外来者的那种包容以及抗争。出租代表着城市的一种当下状态。这首先肯定是深圳高房价所造成的后果,通过出租房子,城市将它的活力,它的谋划,它的未来,它的可能性,出租给到来的每一个外来者。这是众所周知的一面。隐秘的一面是,来到这里的人们,也将自己的才能,梦想,欲望与热情,出租给这座城市,从而真正点亮和完成了这座城市的生命。因此,这是一座出租之城,也是一座青春之城,出租跟青春之间就是这样在小说的叙事当中,达成了某种快速的流动与交换,然后勾勒出了这个迅猛发展时代的鲜活风貌。

“当我们以深圳为对象的时候,我们如何以深圳为方法?深圳有它的特殊性,你要找到它的特殊性,并且赋予它一种艺术的装置。”中国现代文学馆客座研究员、广东省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陈培浩表示,吴亚丁的写作脉络跟整个深圳的改革进程有某种同构的关系。他特别以《出租之城》中的细节为例,讲到10年前小说描写的细节跟当下的细节一对照即可让人感受到城市幻化的速度。这种作品的细节与今天的生活脱节的情况,并不能苛责作者,因为现实的变化比我们想象来得更快。

由此,陈培浩强调,相比于其他城市,深圳不是具有传统的文化根性的城市,它是面向未来的新城市,而面向未来的新城市如何书写,这对作家来讲也是很重要的挑战和命题。关于深圳这种城市的书写很可能会汇集成为一种可以称作深圳城市诗学的东西。例如,书写打工仔、打工妹的梦想和欢乐是深圳诗学1.0版本,吴亚丁的写作是深圳诗学2.0版本,吴君、蔡东等人的书写是深圳诗学3.0版本。“深圳崭新的经验在召唤着新的描写深圳的方法,在我看来,这种方法可能我们需要发现一种叙事的物质装置。我们怎样来表达这个城市,不仅仅是通过人和故事,而是要把人的故事落实在一个有效的叙事装置当中,这个城市才得以被激活。”陈培浩说,深圳独特的城市经验召唤着一种新的深圳城市诗学。他非常期待深圳诗学4.0版本的出现。

“南方叙事”的提出者和践行者

值得注意的是,吴亚丁长期担任《罗湖文艺》杂志主编,从2014年开始在杂志上连续5年提出“南方叙事”理念,设计并推出各种“南方叙事”栏目。譬如,南方叙事作家(诗人)作品推介、南方叙事论坛、南方叙事评论、南方叙事作家专访等,集中而有深度地推介了数十名深圳作家及诗人。到2019年,又重点组织和出版“南方叙事丛书”(全辑11本),并亲撰总序列于各部著作之首,旗帜鲜明陈述和概括南方叙事理念。

深圳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深圳市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汤奇云指出,吴亚丁是“南方叙事”的提出者和践行者,所谓“南方叙事”,就是岭南都市叙事,是改革开放宏大叙事的一枝,也是最核心的一枝。“南方叙事”诞生在深圳这块岭南的文化飞地,是现代市民伦理精神和传统叙事碰撞、集合的产物。吴亚丁为代表的“南方叙事”的活力,来自于“移民文化”自身的活力——他们自信地依托现代理性,对纷繁变化的社会和现实提出了见解,又能坦然地借助传统文化智慧,应对现实生存中的苦恼。在这座移民城市,应当建立一种新的伦理和呈现新的内心人文风景,吴亚丁的小说就有这方面的努力,并且大获成功。

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原副主席周思明认为,吴亚丁通过深圳这座都市的男女爱情关系,显示了现代人的择偶观、婚姻观、家庭关以及时代印记,难能可贵的是他虽然是一个男作家,但却以女性的视角写出《剩女记》这样的话剧。

作家、深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蔡东认为吴亚丁的小说是一种有梦幻气息的写作,她将其称之为有神秘感的想象型的写作。对于吴亚丁的作品大多数是书写深圳的,蔡东直接指出,这对写作能力的要求很高。“把握深圳特别难,要认识并写好这座城市,需要非常复杂的过程,首先要从虚到实,一个是你对深圳的人不能只是道听途说,徒留表面,深圳是作为抽象的象征存在的,首先要从虚到实,要对深圳有落地的过程。但光落地也不行,一写就容易写得太实,这种‘实’很难给人空间,也很容易过时,所以要从实到虚。”蔡东认为,吴亚丁的小说也有从实再到虚的过程。她特别指出,其小说的主人公感觉都是特别喜欢做梦的人,人们读下来的过程好像就是一个梦境接着一个梦境。“所以,我对吴亚丁的小说一直有这样一个认定:与其说它是深圳题材的小说,不如说它是内心题材的小说。”

深圳市特区文化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刘洪霞指出,近年都市文学兴起,涌现众多作品,吴亚丁的小说在都市文学中具有辨识度。其小说所反映的城市化进程当中的不少话题,在今天仍然值得人们去探索。

文学评论家廖令鹏则以“谱写特区年轻创业者的青春之歌”为主题,谈论他对吴亚丁小说的阅读感受。他以《出租之城》为例,这部小说书写着年轻创业者的青春。尤其是叶婵这个人物反映了一大批人的青春状态。“叶蝉的形象可以看出城市的最底层通过自己的奋斗到达人生各个阶段的顶峰,到突然之间失败,从人际关系的简单到复杂,一步一步向前走,其人生信念跟城市发展的信念是不断变化的,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追问命运,追问城市,追问理想,其实这就是一种青春的追问。”廖令鹏希望有更多的作家重视青春主题,重视写深圳的青春。

诗人赵俊特别提到了吴亚丁小说中的诗意。他表示,他在《出租之城》中读到很多具体的地名,比如荔枝公园、春风路等,这种东西让他在小说虚构中感觉到真实性,而这种真实性增加了他对其小说的辨认,这是吴亚丁小说的诗意之处。

研讨会最后,吴亚丁在发言中称来到深圳“非常幸运”,尤其深圳为写作者提供了非常好的蓝本。而由于工作联系,他平时在日常生活中接触大量的作家,这让他觉得在深圳写作是不寂寞的。“身边总有各种形形色色的写作的人来来往往,这是非常好的写作氛围。这样的背景下给我一个感受是,我要提倡来写关于深圳题材的作品。”吴亚丁说。

上一篇:山西省朔州市诗词学会、楹联学会举行成立大会
下一篇:“2020长三角阅读马拉松大赛”成绩近日揭晓